筱双_

嘘。
生来便不拥有爱人的能力。

回来了,道系文手看心情发文…
我明天就去买羊毛毡,试图转移注意力。

2018-06-13

梦到整张脸爆皮,不好意思见人,想把所有翘起来的死皮都撕下来。
吓到了梦中的自己,很快又冷静下来。
想着总有方法解决的吧,总有的。
不论是裸露的尾骨还是光秃秃的粉色的牙床亦或是腐烂的牙齿…也许是有方法的解决的。
我在等着彻底的支离破碎。

2018-06-01

“我又开始感冒了,在大热天里。
我也知道这是为什么,包括我胸闷的原因,心悸的开始,只是情况每次都有点不一样,虽然都差不多是…炎症的表现。

我的体质还不错的,即使上火也不严重,记忆中没有得过一次口腔溃疡和扁桃体发炎,直到那一年我突发中耳炎。

可能父母都是这样的,你的母亲总喜欢从你身上找原因,她说你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她说你水喝得太少了。后来我和她吵了一架,在七月的酷暑里突然感冒了。炎症,我把这些症状联系起来,然后就明白了。

令人讨厌的体质。

我知道我不能再哭了,要不然感冒还会加重。

不一样的是这次我的心脏会疼。我曾经很想经历这种感受,你不明白吧,一个麻木的人试图感受他人的痛苦。”

2018-05-16

伊万写给基尔伯特的一封信

  ...后来我就变成了那样,整天看书喝茶,虚度光阴,郁郁寡欢,疲惫的用钢笔书写。也许你看我的第一眼就会说:“布拉金斯基,你怎么成这样了?”然后你再看到我眼底的死寂,大概会把我从沙发上拽起来,让我和你出去走一走。可我不想出门,不愿动弹,我也不想吃东西,现在那些茶也使我恶心得想吐。我好像已经忘记食物的味道了...不再记得冬妮娅在我生日的时候烤的柠檬派的味道...

  这真是奇怪,基尔伯特,欲望消失了,人都是有欲望的,那我还算不算是“人”呢?

  眼下我能做的事,或者说我唯一能做到的事,就只是把这本书写完,而写完它之后,我不知道......

2018-04-12

仍然是Guilty相关 安娅陷入沉睡的前一天

  啪。

  我笨手笨脚,做不好任何事。疲惫和心烦意乱是两根以我为养分的荆棘,他们缠绕我,蚕食我,并相当乐意看到病魔钳住我的喉咙。镇上的医生三次来诊断我的病情,给我留下一盒盒不同颜色的药片。

  那些都没用,我知道。可这些多少能使冬妮娅得到一些安慰。

  舒曼医生对冬妮娅说,你得送她去市里的医院,她的病情很不乐观。我在门后听到他们的对话,悄悄开着一道门缝观察冬妮娅的表情。

  我亲爱的姐姐又开始哭泣。她哭起来也是很好看的,不像我,我总是边哭边吐,十分狼狈。 ...


2018-04-12

翻存档…是一点点的独伊

…下午时我步行回到酒店,在路上我遇见了他。他的脑袋垂着,两颊明显的凹陷下去,走在路上也不看人…他是怎么啦?我不由自主的想,心跟着提起来。他的哥哥出事了吗?他是不是生病了?他是不是…我朝他走过去。嘿,路德。我说。他没听到,撞在我的肩上。即便是消瘦的路德维希也把矮半个头的我撞得差点跌倒。对不起,他匆忙的向我道歉,这时我们才四目相对。他的蓝眼睛里一点光也没有了,干涸得像积灰的鱼缸。我的心揪在一起,我问他:发生什么了路德维希?…你还好吗?他那双没有光的眼睛里满是惊愕,眼眶下有乌黑的眼圈,在听到我的话后他的头扭开了,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似的绕过我走开。路德,路德。我小跑跟上他。路德维希...

2018-03-30

备考,两三个月大概都不会有更新。
…给自己打气。

2018-02-27

他会成为雪。灵魂将继续在这片大陆上游荡,怀抱对你的爱,融进这片大地,成为露水,成为泪,为你一人而下的花雨。
你将得到最好的祝福。只是你都不知道。

2018-02-21

....要怎么在三天里把独伊和雪兔都赶出来还要写完作业。

2018-02-21
1 / 10

© 筱双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