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双_

嘘。
生来便不拥有爱人的能力。

#APH##独伊#掠食城市设定,

#APH##独伊#

(参考掠食城市的世界观及人设,可能ooc注意。)

 

 

 

  首先你需要知道,自从第一座牵引城市的诞生开始,这个世界便不再有具体的国家与国家之分,取而代之的,是城市之间的追逐与吞食。城市吃小镇,小镇吃村庄,村庄再吃掉比自己更小的定居点,这,就是城市达尔文主义。我们的世界依靠它而得以运转。(此段仿照原文)

 

初章

 

 

  柏林刚刚驶入一段较为平缓的地带,它的履带飞快的碾压过那些新长出来的幼苗,在松软的土地上划出一道道沟壑。持续不断的轰鸣声和从身下传来的城市的抖动伴城市中的人们进入了梦乡。

  但在柏林的最顶层,在人工河道的交汇处,柏林著名的博物馆岛中,隐隐传出机械齿轮运转的轰鸣声。

  

  轰鸣声穿透白墙直入耳里,他本能的循声望去,在他看到“它”的时候却再也无法移开目光。

  然后“它”缓缓抬起了眼眸,电流在“它”金属盔甲的表面上流窜着劈啪作响。

  那一刻他仿佛忘却了脚下城市细碎的颤动,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他呆呆的站在那里,聋了一般没有回应哥哥的呼喊。脑海内一段尘封的往事被唤醒,他们像走马灯一样淌过他的脑海令人眼花缭乱。

 他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有些陌生。

  

  但那双眼睛仍如天空般湛蓝,仿佛光芒从未在他身上泯灭。

 

  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折射迷离的月光,大理石地板在脚下不安的颤抖,随着机关开启的运转声,他们发现了这所博物馆深处藏匿的重要的古代科技——潜猎者。

 

  满载记忆的盒子即将打开。

 

 

  在天空之神的保佑下,我们的飞艇在隔天早上接收到了柏林指挥台的信号。柏林是一座传奇的城市,在很久以前那场大混乱中幸运的保存了它大部分美丽辉煌的建筑。所有城市的历史学家公会都这么描述它:会移动的历史宝藏。就在柏林最顶层的博物馆岛内,传闻有数不尽的古代科技被隐秘安放在那里。包括我们一直所寻找的,它们在很久以前那场世纪的混战中被创造出来,它们曾经是人,由死去的战士的肉体作为基础,造就的机械生命体。传说它们是如此的强大,若是组建成一支潜猎者的军队,在如今的世界,可以轻易的帮助吞食任何城市,哪怕是那疯狂的捕食城市——阿尔汉格尔斯克也不在话下。它们不会有痛觉不会记得生前的记忆,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俨然机器人。被输入进电子脑内的指令是它们生存的唯一意义。

  它是我们此行的目标——现在仅存的唯一一个潜猎者。

  

  “这里是座好城市哥哥。”在我们接近柏林的时候我这么说道,我想如果他还在的话也会很喜欢这座城市。从高空俯瞰它,如同多层蛋糕一般在崎岖难走的西部地区缓慢前行着,最顶层的博物馆岛的巴比伦建筑引人注目,而柏林人也将市长的府邸建造于旁。

  今天的风很温暖,吹在身上是如此的舒适,令我突然想要就此在草坪上睡一觉。这里的人们出奇的友好,甚至让我有些不忍心实施今晚的计划,但为了我们忠心的山国,销毁对山国的任何不利是必要的,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找到潜猎者,在它发动之前摧毁它。

  这令人期待又激动,但我隐隐感到一种不安,像是走廊深处的阴影中潜伏着一道机关等待我们的触发。

  

  我握住了胸前的吊坠,那里夹着他一张照片,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东西了。但愿我们能成功,我相信你也会祝福我们的。

 

   这一路的潜行非常顺利,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潜猎者就藏在博物馆的地下,拥有一个未唤醒的电子脑和完整的躯壳。

 

  如果我不拥有过去的话,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砍掉一个潜猎者的电子脑,完美的完成这次的任务。

  但即便我不拥有过去,我也无法将他忘却。

  齿轮转动的声音过后,我手中的武器也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我睁大了双眼,迟疑着走近刚打开的暗门。

  “费里西安诺!!你要做什么?!”此时哥哥的叫喊像是隔着海水传来,模糊不清。

  起先是似曾相识的感觉推着我走到“它”的跟前,然后是不敢置信在我的大脑里嗡声作响。

  “怎么会...”我的手颤抖地触碰到“它”盔甲上,冰凉的触感告诉我这一切的确发生了。

  紧接着有一股电流让我连连后退,手上的麻痛感未消,白蓝色的电流带来的还有潜猎者的苏醒。

  

  当我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潜猎者手臂上弹出的利爪已经近在眼前。

  “费里!!”

  利爪在哥哥的惊呼声后突然停在了半空。

  潜猎者收回了利爪,“它”像是刚刚适应这个身体似的有些僵硬的朝我走来。我彻底看清楚了“它”的样子,以及那双湛蓝色的双眼。

  “它”好像有些疑惑的注视着我,但却是毫不认识的眼神。

  我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有些失神,但我确信这一定是属于“它”的,也是属于我已故的爱人的名字——

 路德维希。


评论
热度 ( 4 )

© 筱双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