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双_

嘘。
生来便不拥有爱人的能力。

【亲子分】晕眩与疼痛的后脑勺


他觉得头晕,因为吵闹的音乐,喧闹的人群,还有摇摆不定的灯光,这些都在刺激他的神经,令他的太阳穴有些胀痛。
我喝醉了吗?罗维诺看了看手边的酒杯,杯底还留有一些酒液。
不,怎么可能。他仰着头喝掉了剩下的酒液,从透明的杯底看过去,那些或蓝或紫的灯光在杯底玻璃的折射效果中呈现一种好看的光圈。但罗维诺没有在看这些晃得人眼发花的灯光,他在看舞台中心的那个人,正配合着音乐声中的鼓点踏着舞步,舞台旁的人群都在为他叫好。
他确实是喝醉了,但他不承认这点,也不知道他此刻的晕眩是因为舞台中心的人。
“哥哥?”
罗维诺觉着酒杯转向另一边,看到他的弟弟,费里西安诺,挟着他的女友进入杯底的圆框。
“你喝了多少白兰地?”
“至少还没有醉。”罗维诺把酒杯放在吧台上,他像是盯着酒杯的某一点发呆,听到弟弟继续对他说:“也许哥哥你应该去找位女伴——你不想吗?跳到舞池里去。”
“哦,当然。”罗维诺忽然抬起头来说。
“我会找到舞台上跳得最好的那个。”
于是他摇摇晃晃的起身,脚步像踩在不坚实的地面上,他尽量让自己走直线,好让费里西安诺不察觉他确实有些喝多的事实。他挤进欢闹的人群,不客气的推开挡住在他前面的男性,对各位女性友好的笑笑请求让路,直到他来到舞台。

安东尼奥没有看到另一侧的人群中又挤进来一个男孩,他只看到欢呼的人群,听到一边的弗朗西斯喊着“东尼儿!别停下!”。当他为他没能来的恶友基尔伯特可惜这市场多么棒的晚会的时候,他看到了罗维诺。
当然这个时候安东尼奥还不知道他的名字,罗维诺也不认识他,他只是为对方的舞姿着迷。
“你必须...”罗维诺有些重心不稳,因此他又迈了一步来平衡自己,也就离安东尼奥更近了。但因为那恼人的身高——对方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索性他就揪住了对方的领子。
“你必须,”安东尼奥有些惊讶,同时他觉得太阳穴有些痒痒的,那是他的汗水缓慢的淌了下来,而罗维诺因为他小麦色的皮肤和他眉骨下方的绿瞳恍了神,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和我跳舞。”
但事实上,他还没有说完,他的身体就在向后倾倒。
“小心!”被罗维诺揪住领子的安东尼奥也被牵连着倒了下去。
...糟糕。
罗维诺的世界来了一个翻转,灯光在他的视野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光带,然后他的后脑勺就嘭的撞上了地面。
“对不起!你没事吧?”
...恩?
那条光带逐渐消失,出现的是那张惊讶的脸。
安东尼奥,那个之前在舞台中心跳舞的人,因为比他高而被揪着领口的人,此时正撑着地板,匆忙的移开压在罗维诺身上的腿。
该死。
罗维诺不用看也知道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们,他们欢呼的声音停下来,只剩下那吵闹的音乐,这大概是他度过的最糟糕的晚会了。
“实在抱歉...”安东尼奥有些不知所措,罗维诺因为窘迫一直没说话,“...不过这么看,你长得挺可爱的。”
“你他妈说什么?!赶紧从我身上起来!”

“他就是那样,喜欢的事物也偏要说不喜欢,但如果是面对女孩子,”费里西安诺对莫妮卡微笑,“就像人们对待盛放的花儿,总是百般呵护的,对女孩子表达的爱慕从不会遮掩。”
“等等...费里西。那是你的兄长罗维诺吗?”
费里西安诺朝舞台观望,他的哥哥正从人群中奔出来,后面跟着一个不认识的青年,有着卷曲的棕色头发,神态似乎是非常歉意的。
“前面的那个,我想是的。”
“我没看错的话...”莫妮卡前倾着身子,费里西则把耳朵靠过来。“棕色头发的那个是安东尼奥,我的兄长基尔伯特跟他是好友,他跳舞跳得好极了。”
“是这里跳得最好的吗?”
“我觉得这带点夸张的成分,但我的哥哥就是这样向我形容他的。”

评论
热度 ( 24 )

© 筱双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