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双_

嘘。
生来便不拥有爱人的能力。

*是普露,从自己手写稿的本子里揪出来一段

我对他说,基尔伯特,你看我一眼好不好?可他不说话,还是继续写他的日记。我近乎怨念似的想,他正把我写进日记里去,写布拉金斯基的任性和自私,写我无止境的控制欲,写这又是我的错。好吧!让我一个人生闷气。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这下连基尔伯特钢笔写字的沙沙声也听不见了,过了一会我又偷偷探出来,他还是坐在那,留给我一个背影。

“基尔伯...”我认输了,蜷缩在羽绒被上,垂下眼角盯着他。

基尔伯特的肩颤动了一下,然后他叹了口气。

“我错啦基尔伯,我该乱吃醋不该抢占有你的时间,如果你一定要今天把那些稿件发出去的话...

“...原谅我基尔伯。”

我的基尔伯终于离开他的桌子,跪倒床上来,把我的头发揉得一团糟,又用掌心贴着我的侧脸。

“你不必认错的,伊万,是我乱发脾气了。”

我决定再挤出几滴眼泪博得他的同情和内疚,发现效果十分显著。

“好啦,万尼亚。”基尔伯特的眼神变得柔软。

我抱住他的腰,把手伸进他薄薄的睡衣,抚摸他微凸的肋骨,然后缓慢向上,支起身来吻他。再有些报复性的咬他的下嘴唇。他会用舌尖刮过我的上牙床,这总是会很痒,但我喜欢他吻我。

评论
热度 ( 28 )

© 筱双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