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双_

嘘。
生来便不拥有爱人的能力。

  他未入睡,眉头紧皱,用一只手臂枕头,舌头还咬在牙齿间,屈起的双腿向下是蜷缩的脚趾。他不知道他来了,把被角紧紧抓在手里。基尔伯特先去捉那双手,那便像紧缩的弹簧一下子松开。伊万没有睁开眼睛,他知道是基尔伯特在亲吻他冰凉的指尖。
  “你在等我?”
  “嗯。”
  伊万看不清黑暗中那张模糊的脸,他恍惚的以为这是他的梦。他什么都没有等到。
  “嘿。”基尔伯特贴紧他,温热的气息扑到他的鼻子。
  “我不是幻像,伊万。你得分清楚。”基尔伯特把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我是真实的。”他说。

评论
热度 ( 33 )
  1. 松萝挂在树枝上筱双_ 转载了此文字

© 筱双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