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双_

嘘。
生来便不拥有爱人的能力。

【雪兔组】骑士与大魔王


吸血鬼基尔伯特的梦想是做一位伟大的骑士。
他的恶友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在听说这个梦想后表态了不同的看法。
“哥哥我更愿意做一位优雅的贵族。小基尔你是不是爱上什么姑娘了?”弗朗西斯摇着高脚杯里的红酒说,他也是一只吸血鬼,事实上他的贵族血统并不纯正,但他认为自己应拥有高尚的称号。
“骑士?听起来不错,但俺更喜欢种番茄。”安东尼奥说,他咬下一口番茄,嘴里满是殷红的汁水。安东尼奥作为一只吸血鬼,对他而言番茄比鲜血更有吸引力。
基尔伯特插着腰说,你们等着,本大爷会成为骑士荣誉而归!
他的恶友们摸着他的头问基尔你是不是太久没喝血脑子糊涂了。

总之基尔伯特开始了成为骑士的伟大历程。
骑士需要什么呢?基尔想,骑士需要一把自己的剑。于是基尔伯特翻遍了自家的古堡,把睡觉用的棺材都倒腾了一番,最终在堆积着厚厚灰尘的地下室里找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甚至从刀鞘拔出都会发出刺耳的声音。“阿嚏。”这一声惊动了地下室的老鼠,吹干净了剑上的灰尘,好让基尔伯特瞧瞧剑鞘上被时间尘埃磨去当初样貌的繁复花纹。但这没关系,他用脏兮兮的手蹭了下鼻子,基尔伯特想,起码伟大的骑士基尔伯特有了一把自己的剑。
骑士应该有一匹自己的马,基尔伯特从古堡图书室里的牛皮纸上看到过骑着马的骑士的画,那些马看起来既高贵又美丽,可从哪找来能够陪着吸血鬼一起冒险的马呢?
这时一只黄色的小鸟飞进窗来,站在基尔伯特的肩头,把头扎进蓬松的羽毛里理了理,啁啾着。
“肥啾!”基尔伯特欣喜的叫起来,他把肥啾捧在手里用脸颊去蹭肥啾软软的毛。肥啾是一只特殊的鸟,自从基尔伯特把受伤的它从树下捡回来后就一直跟在他身边,甚至改变了习性昼伏夜出。
“算啦,骑士可以不需要马,伟大的骑士基尔伯特有肥啾就够了!”
好啦,现在伟大的骑士基尔伯特有了一把自己的剑和伙伴,他还缺些什么才能真正成为骑士呢?
“还缺一场激动人心的冒险!屠杀恶龙,救出公主!”基尔伯特费力的拔出宝剑,高高的举向天空,肥啾在他的头顶盘旋。
听说在北边的雪山上有一座古堡,恶龙盘踞于此,将抓来的公主锁在高高的塔上。所以,我们伟大的骑士基尔伯特决定去解救公主。
在一个月圆之夜,基尔伯特和他的恶友们告别。他披上黑色的披风,带着生锈的剑和一只鸟出发了。他要穿过不知多少片沼泽地,一路向北,穿过一片又一片荒原,才能抵达北端的冰封大陆。
基尔伯特有一颗执着的心。即使感觉不到它的跳动,它也是存在的,什么也不能阻挡他。
而这注定是一条荆棘之路。一路上一人一鸟,肥啾陪着基尔伯特夜晚赶路,基尔在月光下银色的小道上奔跑,他争分夺秒,在太阳恰好完全沉落,地平线上最后一道光消失的时候,从黑暗的角落里奔出来;在日出之时,启明星将要隐去的时候,基尔伯特就戴上兜帽,用披风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逃到最近的山洞里去,没有山洞,他就钻进树丛。
早些的时候,基尔伯特还会一边啃着安东尼奥给他的几个番茄赶路,会在山洞的深处看外面滂沱的雨,他和肥啾的身上都湿漉漉的,肥啾抖动圆滚滚的身体,又溅了基尔伯特一脸水。之后一路上的景色也在变化。他陷进过沼泽又艰难的爬出,穿过茫茫无边险些让他暴露于阳光之下的荒原。夜晚变得漫长白天变得短暂,连没有体温的基尔伯特也感受到了寒冷。湿润的森林和灌木丛变成了白桦林又变成针叶林。肥啾没能再为他衔来浆果,基尔伯特只好忍受难耐的饥饿继续前行,不到万不得已,基尔伯特不会去吸动物或是人类的血。
直到这一天,基尔伯特顶着风雪登上雪山。他把肥啾放在领子里,那只小鸟冻得发抖,基尔伯特心疼极了,他无法为肥啾取暖,只好为它遮蔽风雪。就快到了,他抬起头,艰难的从昏暗的视野中辨出一座古堡的尖顶。他的终点就在眼前,他还要省下力气去砍下龙的脖颈,救下公主,摘下龙鳞,给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他们看看,他会成为伟大的骑士,他的事迹和精神将永垂不朽。
但没过基尔伯特小腿的雪像是冻住了吸血鬼缓慢流动的血液,他机械性的从雪中拔出双脚,最后从行走变成匍匐而行。他的睫毛和眉毛上挂着雪花,受到刺激流出的眼泪立即冻成冰珠从他的眼角滚下。他的双膝终于支撑不住跪在地上久久无法挪动。基尔伯特实在太累了,饥饿感灼烧他的胃,风雪麻木他的手脚,他向一侧倒去,意识模糊中他护住了领口,随后他的世界陷入了长久的黑暗,令在黑夜中前行的基尔伯特也看不真切,安静到不可思议。
在梦中他看见一片紫色的极光,他没见过极光,只听见识多广的弗朗西斯提起过,说那是比水晶还要好看剔透的颜色。当他完全失去意识前,他觉得那么美丽的景色应称得上是极光。
基尔伯特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听见肥啾的叫声,他勉强撑开眼皮,却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炉子里的火烧得噼啪作响。
“你醒啦?我以为你真的冻死了。”
耳旁出现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有着基尔伯特许久未吃的浆果的味道。
“那一定是你的小鸟吧?它飞来敲击我的窗户,把我吵醒了。不敢相信它居然能飞到这么高这么冷的地方来。我把它放进来后它就绕着房间打转,我想它一定要告诉我什么。我跟着它从二楼爬出去,雪都积到二楼来啦,好在早停下了。
然后我就找到了你,浑身都被雪盖住了,头发也是银白的,要不是那黑色的披风露出了一角,我怕小鸟都找不到你。你的脸惨白惨白的,手脚也冻得像冰块一样,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不愿再把你拖回去。可你的小鸟就要来啄我的鼻子,我只好把你背回来。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啦。”
那个声音喋喋不休,基尔伯特微微把头偏过去一点,从白色的围巾向上看过去,有两片薄薄的浅色的唇,它正一开一合,接着是这声音的主人醒目的大鼻子,如雕砌挺然,在基尔伯特看来,那其实有些可爱;再往上,再好看的鼻梁骨之上,奶油色头发之下的、是那片紫色的极光。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像是太阳的颜色。”
那片极光靠近他。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儿?恶龙和公主呢?”基尔伯特从床上一跃而起,他抛出一堆问题。
“你在我的城堡。这里没有恶龙和公主,只有大魔王伊万和无休无止的雪。”大魔王伊万不紧不慢地回答。
“哈?没有恶龙和公主?那我怎么成为骑士?”基尔伯特跳下床,他气恼的把地板踩得咚咚响,肢体仍有麻木的感觉,他呲着牙又坐了下来。
“我的肥啾呢?…嗯,大魔王伊万?”
“叫我伊万就好了,”伊万站起来,他足足比基尔伯特高了半个头,围巾也长长的垂下来,米色的大衣盖到大腿。“魔王是其他人给我的称呼,那些人几乎都丧生在暴风雪里了。”
伊万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这又一次让基尔伯特感受到了寒意,他发现炉子里的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跟我来,我带你从地下室绕过去,你的小鸟在花房,那比这暖和得多。今天没有出太阳,你披上披风就够了,这不会让你化成灰烬吧?”
“你知道我是吸血鬼?”
“你没有体温和脉搏,有小小的尖牙和温暖的红瞳。我能感受到你还活着,你只能是吸血鬼。”
基尔伯特跟着伊万,他们穿过长长的走廊,踩在积了灰的地毯上,在贵重的水晶吊灯下一前一后行走,路过一幅又一幅涂着向日葵和矢车菊的画,向下的楼梯上响起两个人的脚步声,躲在地下室的老鼠好奇的窥探这一切,听着他们的脚步声又在上方响起。
基尔伯特的面前出现了一大片的花田,花房内温暖得让他想起住在南边的安东尼奥家的森林。
有零星的雪花落在透明的屋顶上,这片花房在两座山峰之间,在一片耀眼的白色中绽出鲜艳的颜色来——一片金色的向日葵花田。
肥啾向基尔伯特飞过来,后者欣喜的把它贴在脸颊旁。

“谢谢你救了它伊万。现在,这里既没有恶龙,也没有等着解救的公主,我要到其他地方去,去成为伟大的骑士!”基尔伯特对伊万说。
“你要走了?”伊万的眉头向下垂,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舍,“你也要像其他人一样离开这儿,离开万尼亚身边,留下万尼亚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城堡里打转?”伊万说着说着,他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是不是因为这太冷了?大家都不愿意待着这。万尼亚在这里等了很久很久很久,才看到这么温暖的一双红瞳的出现啊。”
基尔伯特不知所措的去擦掉伊万的眼泪,他踮着脚,说着好啦好啦,他忍不住多揉了下万尼亚软软的头发,忍不住去亲吻一颗颗泪珠,忍不住对伊万说:
“本大爷叫基尔伯特,从此基尔伯特会作为一名伟大的骑士陪着万尼亚,守着这片好看的极光。”

也许,在很久很久很久之后基尔伯特仍然会这么想,也许,他成为骑士的终点就在那片冰封大陆上,在那个暖烘烘的花房前,在那片美丽的极光前,吸血鬼基尔伯特成为了骑士,大魔王伊万不再孤单一人。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筱双_ | Powered by LOFTER